《明通赋》解读(四)

时间:2021-03-24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十干背禄,喜见财丰,败逢比肩逐马。官煞俱有,似乎往煞留官。印助身强,一定收功拜职。

此言伤官格也。《喜忌篇》云:“十干背禄,岁时喜见财星。运至比肩,号曰背禄逐马”是也。

凡思注:伤官格,喜财星引化,见比肩、劫才、阳刃则不喜,坏吾财星。伤官格,官杀并透亦成格,内涵与官杀格之官杀往留相通,只是体用倒置。

五走食神,许乘马盛,祸生正印、枭神。官煞一来,误致逆贤败德。枭神印旺,立见破败伤身。

此言食神格也。此因上文背禄逐马,穷极将官煞而转为福,故此章言因财致富,被官煞助印为祸,而逆大坏。互文见义,不走概略察之。盖食神喜财怕枭,官煞生印,则枭愈旺,伤喜见印,食怕见印,故并言之。

凡思注:食神亦喜财星,忌见印,但偏、正印又有分别,食神格,官杀并现,全在乎轻重权衡,不走执一而断,入格、败格均不为奇。食神忌见官、印,并不代外见了官印就一败如灰,亦有王侯将相,如吾喜欢好和平的人民自在军“忌”见美军、东洋鬼子,但真实见了,吾休灭了它,就是大功。主要不代外考得差,怕鬼不代外捉不了鬼,命理无非人事。

戊日午月,勿作刃望。时岁火多,转为印绶。

此阳刃与印同宫,火多则印旺,故能转弱从强。然刃助身强,又得印助,则文理高致,能够隐恶而扬善。若有己字透出,仍以刃断。印、刃俱有,其人不免性毒。有幸运来,成功;运退刃来,或被财冲首,亦恶。喜正官制之为妙。如癸亥,戊午、戊午、戊午,此命正相符此论。

凡思注:午字一体而二用,相符理的分析思路是两不相掩,刃自刃,印自印,各论成败。癸亥造,印重身强,可“担”财星,此财自可生出官星。若以通走的望法认为印旺逆喜财来克,则大失内心内涵。

丙日丑时,非为背禄;支干金旺,逆作资财。

时,那时,指月令也。丙日生逢丑月,丑中己土,伤官背禄,主贫。得干支庚辛,金气茁壮,土能生金,却为财断,须丙日健,或寅午戌火局亦旺,可任其财,时支是丑,支中巳酉相符庚辛透出丙火生旺者,亦相符此格。如雨日自己自旺,单见丑月,无庚辛泄漏,及巳酉丑局,真背禄矣。

凡思注:杂气何以曰“杂”,因无主客之分,故库中三物平等,三物均不透,不走论伤官,透庚辛或支会金局,则以财星为主论格。

点击增补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编辑

官坐刃头终被刑,贵压三刑须执政。

如甲日见辛卯月,及辛卯时,官不得令,逆被卯中丁火伤克,岁运又见,定然遭刑。若官熬制伏得宜,虽以贵论,遇刃岁暮恶,是羊刃最坏造化也。贵压三刑,乃命中犯三刑,虽恶,若得一个天乙贵人正照。生旺得时,逆主掌典刑政,可专讨伐。贵人不生旺者,亦可作从政断。是贵神,最为吉煞也。

凡思注:官星自可制刃,若偏弱偏轻,不免力不从心,逢阳刃兴首之时多答恶,三刑最为不幸,见贵人吉曜添持,则能化恶为吉。

德盖七煞,必是安禅之士;花迎六相符,岂非淫荡之人。

德即天月德,乃慈善神也。七煞,乃孤辰煞也。德盖七煞,主人有道德,因道德而生富贵。花,即桃花煞,乃淫荡煞也。六相符,乃多情煞也。花迎六相符,主好色歌唱,大非端士。又如:戊子生人,见癸丑之类,乃支干交相符,为滚浪桃花,四柱子午卯酉,为遍野桃花,主男不媒而婚,女不媒而嫁。

凡思注:前者取天德和孤辰内涵的结相符。后者取桃花煞和六相符内涵的结相符。

孤寡双全带官印,当膺方丈;无则只为道走。

孤辰、寡宿二煞,怕双逢叠见,只一位无论。带官印在上,虽为添道,亦贵。如无,只平时借道而已。如甲戌、戊辰、庚辰、丙子;甲戌、戊辰、庚辰、丁丑。俱是狷介长老之命。

凡思注:格局有成重逢孤寡全,多主僧道中人,论富贵仍依格局,何门中人,属象法周围。

控邀隔角,逢生旺必过房弃;绝则终守鳏孀。

控神、邀神,是孤寡煞也。伪令寅卯辰人,见巳,辰人谓之控神煞,又谓之邀神煞;见丑,寅人谓之窥神煞,又谓之追神煞。余仿此。更值岁运逆现在,三元刑战,为恶尤甚。

欧宝品牌 255, 255)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; text-decoration-style: initial; text-decoration-color: initial;">凡思注:孤寡再逢隔角,主骨肉别离、六亲不近,物化绝最验。

吞啖全排,家人消逝;空亡遍见,支属离伤。

吞啖、空亡二煞,乃克害孤寡之辰也。须全排遍见,方如经断。若食遇吞啖财食贵禄等格,见空亡尤为不吉。

凡思注:吞啖乃枭神又见枭神,连环并见,为至恶之物,空亡多见亦不幸六亲家人。

财印双伤,断其必无上下;官煞俱往,知其少失爷娘。

凡思注:财为养命之源,印为生身之气,官、煞为印绶之“印绶”,是印绶之保障,失之则不免财破之祸、兄弟之分福,故有此论。

此二节专论骨肉。

纯耗纯刃交差,牛羊类断;纯阴纯阳排克,猪狗徒望。

大耗、羊刃,乃神煞之最恶者。孤阴、孤阳,乃干支之不调者。耗、刃攒聚交至四柱上,主贱之极,作牛羊之类断之。天干皆是一偏,地支冲刑破害,此必是无正性之人,作猪狗之徒论之。若夫驿马、六害、华盖、劫煞、亡神、年月等煞,见偏阴偏阳,尤恶。如甲子、庚午、甲子、庚午,甲用辛为官,庚煞透出,又不得今,甲用己为财发禄,午月子午对冲,时又不走,作不仁不义断之。又如甲午、甲戌、甲午、甲子,三甲并见,用官官不显,财印俱冲,并无所托,当是贪图无厌、不认六亲、薄情背礼之人也。

凡思注:此言阳刃、大耗等恶煞汇聚而无贵人、秀气点缀、引化,又阴阳偏枯,多属薄情无义、品性下作之人。

甲子造,东金西木两两交战,不仁不义,甲午造,午戌伤官得局,印欲制化不得,逆激怒伤官而损坏自己之性。此皆是“不幸”之因素,实断时宜多方权衡,生搬硬套意外得验。

点击增补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编辑

衰受多枭,乃是寄食长工;绝逢重食。宜作屠走牙侩。

枭与食相逆,故并举之。其身嫌衰绝,一也。裹而逢枭,难作偏印;绝而逢食,难作寿星;故皆不吉。寄食长工,因袅可贵饱食;屠走牙侩,因食虽得饱而贱。

凡思注:枭乃夺食之物,乃人之后母,见日主战败一定欺身。大要偏财父星。若日主身处败落物化绝之地,食神不免窃气之嫌,故不主寿,只主谋生、糊口之技艺等。

若也纯官、纯煞、纯马、纯财,身旺无杂则官居极品。

凡命,以纯粹不杂为上,偏枯紊乱为下。且如甲日,以辛为官,柱中只有酉、辛字,是谓纯官;以庚为煞,柱中只有申、庚字,是谓纯煞;以正财为马,柱中只有丑未己字;以偏财为财,柱中只有辰戊戌字,谓之纯马、纯财。

位身旺为大富贵格,建禄得格,出门便是饶富。日下次之,时下又次之,建禄遇正官第一,正财次之,惟煞寿不永。若羊刃之月,纯煞第一,财格则防横事。倘若癸卯、乙卯、己巳、乙丑,此命纯煞,乃能尽善,亦贵为极品。又如:甲戌、丁卯、己巳、乙亥,官煞杂沓,赖甲己相符化为贵,因杂化力过,不得善终。

凡思注:纯则精专,再入格,更易出大格局。从格局角度,干透一物,无论地支几处,均为纯。己若为正财,见丑未亦可谓纯,但只有丑未而不透己字,不走言正财,盖库中三物不透则无主客之分,辰戌戊字同理。癸卯造之例不相等到位,杀多印化,故格大,关键在于印化多煞,而非煞纯以致极品,又太岁偏财添强了七杀之势,更显印之有情,必要指出的是,偏财不伤正印,若换做正财则印星无用,难有这样造化。

点击增补图片描述(最多60个字)编辑

全印、全冲、全制、全食,命强无破则禄受千钟。

全印,如甲日见子癸壬亥,或正,或偏,无所驳杂。全冲,如地支纯亥、纯巳、纯子、纯午之类,冲出禄马,或寅申巳亥子午卯酉辰戌丑未,皆是。全制,如甲日见丁字或午字,伤尽官星,虚空生出土来为财。

全食,如甲见丙,柱中纯寅之类,须得日主生旺,正库临官月日时者,皆贵人也。如己未、乙亥、丙寅、辛卯,此全印剥杂。又有辛财克刑,运走身旺则显要;走身衰,则刑陷。如辛亥、己亥、辛亥、己亥,四柱纯亥,冲出巳中丙戊,全冲为贵。

凡思注:全印得成的湮没前挑是印绶有情于吾或入他格,既于吾有利则多多好善,无论一位二位四位都好。全冲是指虚邀之格,局中无官星,冲相符禄马得宜。全制是言伤官伤尽,全食亦然食旺身旺,黑邀官星。

己未、乙亥、丙寅、辛卯,此造七杀格,杀用印化,印星得局又制化了伤官,兼数格之功而显要,财星带忌,这个辛佻达,损坏不了印绶之局,但总会有克害的事象,因此贵自贵,险自险,两不相掩。此造不走论伤官驾杀,因有印绶存在,轮不到伤官说话,此正财也约束不了印绶,难作“救答”